医学资讯 · 医生关注

当前位置: 锐意首页 >> 医学资讯 >> 医生关注

针对这6个问题 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前CEO是这样答的
2018-10-24 13:59:10.0    浏览次数: 1050
分享到 :

托比·科斯格罗夫(Toby Cosgrove)曾担任克利夫兰医学中心(Cleveland Clinic)的CEO,任期长达10余年,是美国最杰出和最具创新精神的医疗领导者之一。2017年,托比·科斯格罗夫宣布从克利夫兰退休。2018年初有消息透露,他将就任谷歌云医疗和生命健康团队(Google Cloud Healthcare and Life Sciences)的执行顾问一职,此举也是顺应了科技巨头为进军医疗领域而招贤纳士的趋势。

托比·科斯格罗夫(Toby   Cosgrove)曾担任克利夫兰医学中心(Cleveland   Clinic)的CEO,任期长达10余年,是美国最杰出和最具创新精神的医疗领导者之一。2017年,托比·科斯格罗夫宣布从克利夫兰退休。2018年初有消息透露,他将就任谷歌云医疗和生命健康团队(Google   Cloud Healthcare and Life Sciences)的执行顾问一职,此举也是顺应了科技巨头为进军医疗领域而招贤纳士的趋势。

近日于旧金山举行的Rock Health峰会(Rock Health Summit)上,曾发表多个经典语录的科斯格罗夫接受采访,就血液检测公司Theranos丑闻、电子病历系统(EMR)及大型科技公司如何帮助改善医疗现状等多个主题分享了其想法。

1. 克利夫兰医学中心是首批从美国供应商Epic Systems引入电子病历系统技术的医院,会不会后悔该决定:

答:我相信全美大多数大型学术医疗中心都在寻找可选方案,最终都选择了Epic的系统。

麻省总医院(Massachusetts     General)最近花费了13亿美元购入电子病历系统,不仅需要重新配置系统,还不得不为所有员工提供培训。管理者不可能只是站在那儿告诉他们:‘快看,我们配置了史上最优秀的电子病历系统。’医护人员就会说:‘太棒了,我们花13亿美元换了个新颖的系统。’坦率来讲,这是个无法改变的事实。

2. 语音医疗被称为“杀手应用”,它可以建立在现有电子病历数据资源基础上。那么语音医疗面临哪些挑战呢?

答:我认为它必须按照专科分类,可能最困难的是初级保健医生的部分,因为他们必须收集所有的信息及因素才能做出判断。

3. 医疗领域最紧迫、最容易攻克的问题是什么?

答:医院一直在探索可提升效率、降低成本的解决方案。那从何下手呢?首先非常迫切的需求就是分析所有数据,但同时,我们的数据中心运营本就不够高效。其次是医疗领域的两个老生常谈的问题:如何吸引患者来就医,如何发出账单获取收益。无论如何,这两个方面都有必要实现自动化。吸引患者就医和发出账单是亟待解决的两个需求。

4. 关于先前对Theranos和伊丽莎白·福尔摩斯(Elizabeth Holmes)的支持,包括促成其与克利夫兰医学中心达成“战略联盟”,邀请其在2015年克利夫兰医疗创新峰会上发表主题演讲:

答:首先,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和我个人并未投入任何资金。不过我确实认为,Theranos如果成功了,将会给行业发展带来巨大变革,因此克利夫兰希望能够站在时代的前端。

我想说的是,如果你寄给我这个设备(Theranos的血液检测),我们会进行测试,如果测试结果很棒,我们会出报告并发表,如果测试结果不好,我们同样会发布结论。但是我们并没有收到设备。

我们当时的确是在尝试寻找能够带来巨大变革的机会,关于这一点,我并不后悔。我也不介意主动探寻行业内首次出现的先进技术和事物。我们总得多去尝试,有时结果不理想,但并不能因此放弃尝试。

5. 为何认为增强现实技术(augmented reality, AR)和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(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, MOOC)能帮助实现医学教育改革?

答:前几天我绕着心脏转了一圈,把头伸进左心室,观察流出道和主动脉瓣的下端,这是我之前从未看到过的,甚至担任了30多年心脏外科医生也没有过。但现在借助AR技术,任何人都可以观察脑内的各个路径。想象一下,这对教学、患者教育和临床实验的意义有多重大。

如果有机化学课程是以视频的形式教授,学生就可以随意选择学习的方式,并且能够回顾或前进。我认为这可以帮助教育民主化,这是前所未有的。

6.   关于亚马逊(Amazon)、伯克希尔·哈撒韦(Berkshire Hathaway)和摩根大通(J.P. Morgan   Chase)成立医疗联盟,并聘任阿图尔·加万德(Atul Gawande)为首席执行官,以及为什么不赞同科技巨头将“扰乱”医疗行业的说法:

答:三巨头的合作是标志性的,其领导者也是伟大的思想家和实干家。沃伦·巴菲特(Warren Buffert)的二把手托德·康姆斯(Todd Combs)过去6年来一直致力于此,所以在外界看来最终三方联盟达成得很快。

我特别佩服CEO阿图尔·加万德,他会把日常遇到的人物写进作品里。数十年前我就想要招他进我的团队,包括在寻找我的继任者时也一样找过他,但当时他说:‘我还有个很重要的工作机会,应该不会去克利夫兰医学中心任职。’

如果说要扰乱什么,我认为得全盘改变它,而医疗领域作为美国最大的行业,要想一夜之间改变,我认为不可能。医疗领域的多个方面具备很大的变革潜力,但并不会‘嘣,一瞬间全然改变。’我认为,三巨头联盟将对采购方面产生巨大的影响,他们或许会建立保险方案,或许会收购医疗技术平台Accolade公司,我们拭目以待。

  • 来源:锐意医学网 责任编辑:cash
  • 0
  • 0
0

【独家稿件及免责声明】凡注明 “锐意医学网”之作品,未经锐意医学网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、组织和个人均不得转载、摘编或采取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获书面授权的,注明来源锐意医学网。违反上述声明对锐意医学网合法权益造成侵害的,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作品中的材料及结论仅供用户参考,不构成操作建议。
      获取书面授权请发邮件至:
ruiyixa@163.com

 
  • 我想说
  • 发表评论,请先 登录  新用户?注册
  • 还能输入800字        

专题·活动
锐意红包畅领第三载 会员福利独享又一春 2018年1月-12月 锐意学术出版部
锐意四月四刊 晋升十全十美 2018年4月 锐意学术出版部
热门·标签

任他盅虿之谗 我自无畏前行